cc飞车规则(二十一) – cc飞车说明

cc飞车规则(二十一)

少年游 柳永

  长安古道马迟迟,高柳乱蝉嘶。夕阳岛外,秋风原上,目断四天垂。鸟归云一去无踪迹,何处是前期?狎兴生疏,酒徒萧索,不似少年时。

  【题解】

  词牌名,又名”小阑干”"玉腊梅枝”等。初见于晏殊《少年游·芙蓉花发去年枝》,因词中有“长似少年时”来得此名。此词各家句读不一。双调五十字,前段五句三平韵,后段五句两平韵。另有双调五十字,前后段各五句、两平韵等十四个变体。万树《词律》以柳永的这首《少年游》为定格。

  【作者介绍】 见前

  【简析】

  柳永是有经世之志的,而且由于家世之影响(父亲刘宜是国子博士,两个哥哥三复、三接也是进士出身)也有功名之想。但在“黄金榜上,偶失龙头望”(《鹤冲天》)尤其是两次落榜后,只好长期地流连于坊曲之间,在花柳丛中寻找生活的方向、精神的寄托。他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对,因为既然“明时”遗弃了他这位“贤才”,他“未遂风云便”,作为抗争手段,“争不恣狂荡”。这在首次落第后写的《鹤冲天》中表现得很充分。但等到岁月流逝、年华渐老时,对冶游已无当年兴致,事业又无成,既失去那份“才子词人,自是白衣卿相”高扬意气,也消逝了“倚红偎翠、低斟浅唱”的温情,于是心理上逐渐失去平衡。这首《少年游》写的正是这种双重悲慨。全词弥漫着一层低沉萧索的色调和叹息声。全词情景相生、虚实相应,是一首极好的表现出柳永悲剧一生、艺术造诣又极高的令词。下面略作简析:

  词的上阙是描景,与柳永的一些慢词如那首著名的《雨霖铃》一样,写的也是秋天的景色,然而在情调与声音方面,却有着很大的不同。在这首小词中,柳永既失去了那一份高远飞扬的意兴,也消逝了那一份迷恋眷念的感情,呈现的是一片西风古道、夕阳衰柳的深秋暮色,以此来暗寓自己此时落寞灰凉的心绪

  首句“长安古道马迟迟”,是描叙一位暮年倦客踽踽独行在长安古道上,联系到后面的“高柳乱蝉”、夕阳秋风,这完全是后人马致远《天净沙》中“古道西风瘦马,夕阳西下、断肠人在天涯” 暮年倦客的词意。而且这首词的结句“不似少年时”与首句呼应,也点明是晚年之作。那末,这位暮年倦客为何要踽踽独行在长安古道上呢,句中的“长安”二字给了我们足够的暗示:句中的“长安”可以有写实与托喻两重含义。就写实而言,则柳永确曾到过陕西的长安,他曾写有另一首《少年游》,有“参差烟树灞陵桥”之句,足可为证。再就托喻言,“长安”原为中国历史上著名古都,前代诗人往往以“长安”借指为首都所在之地,如李白著名的《登金陵凤凰台》结句:“纵使浮云能遮日,长安不见使人愁”,上下两句皆是暗喻。而长安道上来往的车马,便也往往被借指为对于名利禄位的争逐。“迟迟”两字,即是一种迟缓之感,也是是匹老马吧。它同后人马致远《天净沙》中的“瘦马”一样,皆是以马喻人,暗示人生已进暮年。再加上 “古道”,更有种沧桑迟暮之感。这种含蓄的暗示,与结句的点破的“不似少年时”起着同样的作用 “长安古道马迟迟”一句意蕴深远,既表现了词人对客游奔走的厌倦和灰心,也含有对今古沧桑的沈思和感慨。

  下面四句“高柳乱蝉嘶,夕阳鸟外,秋风原上,目断四天垂”四句,皆是写在长安古道上的所见所闻,皆是描景,亦皆是景中含情。“高柳乱蝉嘶”主要写听觉。“高柳”即古柳,也即是马致远《天净沙》中“枯藤老树昏鸦”中的“老树”,因为高大的柳树生长期必然较长。不过柳词中栖息在古柳上的不是“昏鸦”不是昏鸦而是此起彼伏的蝉鸣,不是视觉而是听觉捕捉到的。秋天是蝉死亡的季节,所以秋蝉又叫“寒蝉”,因为蝉在死亡到来之前的嘶鸣更增添一种凄凉。《古诗十九首》云“秋蝉鸣树间”,曹植《赠白马王彪》去“寒蝉鸣我侧”,便都表现有一种时节变易、萧瑟惊秋的哀感。柳永则更在蝉嘶之上,还加上了一个“乱”字,如此便不仅表现了蝉声的缭乱众多,也表现了被蝉嘶而引起哀感的词人心情的缭乱纷纭。“夕阳鸟外,秋风原上,目断四天垂”三句,则是写词人在秋日郊野所见之萧瑟凄凉的景象, “鸟外”是形容郊原之寥阔无垠。昔杜牧有诗云“长空澹澹孤鸟没”,飞鸟之隐没在长空之外,而夕阳之隐没更在飞鸟之外,故曰“夕阳鸟外”也。作者在此采用的是视觉上反衬法,即背景越是阔大,背景中的人物就越发显得渺小和孤独。陈子昂的《登幽州台歌》“念天地之悠悠,独怆然而涕下”;柳宗元的《江雪》 “千山鸟飞绝,万径人踪灭”中的“孤舟蓑笠翁”,都是采用此法来凸显人的孤独,再加上夕阳之下,日暮之时,郊原上寒风阵阵,只会更加孤独和伤感,更有一种天涯漂泊的沦落感,这与首句那位在长安古道上踽踽独行的游子,无论是形象或是感受都是完全吻合的。

  下阕,由眼前之景过渡到昔日的追思,由描景过渡到抒情,由以景寓情过渡到直接抒情:“归云一去无踪迹”一句概括过去的一切,也是对自己大半辈子的岁月来个总结。在手法上则是喻体,用白云归去为喻。天下之事物其变化无常一逝不返者,实以“云”之形象最为明显。故陶渊明《咏贫士》第一首便曾以“云”为象喻,而有“暖暖空中灭,何时见余晖”之言,白居易《花非花》词,亦有“去似朝云无觅处”之语,而柳永此句“归云一去无踪迹”七字,亦是对一切消逝不可复返之事物的一种象喻。就像伟大的李白以水为喻一样:“弃我去者,昨日之日不可留;乱我心者,今日之日多烦忧”。但对岁月流逝的怅惘和无奈则是一致的。接下来的 “何处是前期”则是为这个“不可留”何“多烦忧”直接作注。所谓“前期”者,可以有两种提示:一则是指旧日之志意心期,一则可以指旧日的欢爱约期。总之”期”字乃是一种愿望和期待,对于柳永而言,他可以说正是一个在两种期待和愿望上,都已经同样落空了的不幸人物。

  下面三句“狎兴生疏,酒徒萧索,不似少年时”,紧接着便直接抒写“前期”落空后写自己寂寥落寞的现状和心态: “狎兴生疏,酒徒萧索”是眼前现状:早年失意之时的“幸有意中人,堪寻访”的狎玩之意兴,既已经冷落荒疏,而当日与他在一起歌酒流连的“狂朋怪侣”也都已老大凋零。“不似少年时”则是时下心态。志意无成,年华一往,于是便只剩下了“不似少年时”的悲哀与叹息。其实,这个“不似少年时”还有更深的内涵和感慨。因为随着渐入老境,心态和兴趣都会发生变化乃至翻转:即使现在“意中人”还在,他还会像《鹤冲天》中那样“堪寻访”吗?还会感觉“偎红倚翠,风流事,平生畅”吗?即是“酒徒”还在,他还像当年那样有“狎兴”吗,还会“杏花疏影里,吹笛到天明”吗?作者的回答是否定的:“不似少年时”。这个“不似少年时”甚至也包括作者的志向与追求。在初次落选时写的《鹤冲天》中,他曾自豪地宣称“才子词人,自是白衣卿相”,标识自己从此要 “忍把浮名,换了浅斟低唱”。但到这首《少年游》的前后的景祐元年(1034) 仁宗亲政特开恩科,对历届科场沉沦之士的录取放宽尺度,年已五十、四次考试皆落选的柳永闻讯,又“长安古道马迟迟”由鄂州赶赴京师终于登进士榜,授睦州团练推官。由此可见,“不似少年时”中不仅有落寞灰凉的心绪,还有志向与追求的变化,甚至是对昔日岁月的追悔!

  柳永这首《少年游》词,上阕写景,下阙抒情。上阙是眼前之景,景中寓情,下阙是由眼前之景过渡到昔日的追思,由以景寓情过渡到直接抒情。全词情景相生,虚实互应,是一首极能表现柳永一生之悲剧而艺术造诣又极高的好词。一般人论及柳永词者,往往多着重于他在长调慢词方面的拓展,其实他在小令方面的成就,也是极可注意的。叶嘉莹在《论柳永词》一文中,曾经谈到柳词在意境方面的拓展,以为唐五代小令中所叙写的“大多不过是闺阁园亭伤离怨别的一种‘春女善怀’的情意”,而柳词中一些“自抒情意的佳作”,则写出了“一种‘秋士易感’的哀伤”。这种特色,这一首《少年游》小词,就是柳永将其“秋士易感”的失志之悲,写入了令词的一篇代表作。

  

Comments are closed.